恋足视频/怎样买比特币天游娱乐/sm直播平台免费小说书城
返回列表 发帖

[【原创】] [流离的传奇]世家牙钳&宫廷菜铲

来,一个地道的牙医世家的传人。

在他眼花缭乱的牙医诊所里,一套传自祖上的牙钳工具包是最珍贵的,也是他每天必须用到的工具。

每天很早很早,在牙医诊所尚未开门,来就早早的打开保险箱,取出那套牙钳工具包,把一个个大小不一、式样各异的牙钳用酒精消毒,擦干,放在棉质的消毒干巾上,然后打开诊所的门,在桌椅上翻开以往祖先遗留下来的牙科病例,那是他最开心的时间。

来也会对每天到诊所来的病人写病例,只不过他的病例本有二种,一种是普通的病例流水,一种是特例的牙科病例。

病例流水只是记载一天的劳作,特别的牙科病例则是针对少有的疑难载入牙科祖谱上。

来开始在牙科祖谱上记载病例的序号是3300。

有时候,一年也记不上一个特别的牙科病例。

在来的牙钳工具包里,有一个空格不是牙钳,而是一把特殊的菜铲,和插满牙钳的其他格子相比,银光闪闪的牙钳是那么的刺眼,空空的、泛黄的、厚厚的丝绸包是那么的空虚,而套上鹿皮的菜铲依稀发着金光。

这是世家的耻辱。

阳光回溯到那个蹉跎的年月,19**年,想到那个岁月,来的大脑一阵刺痛,空白得可怕。

日本鬼子的艺伎蹄踏上了中国,兵荒马乱,多少家庭流离失所。

合,来的祖辈,一个出色的牙医。

或许,合是将中西医所融合的牙医第一人。

这样的举动,在合的父亲看来,却是触犯祖规的大事件,收回了合所拥有的祖传牙钳工具包,那是一整套,没有菜铲的。

合得到留学归来的儿时玩伴工的帮助,得到一套西医的书籍,并托一个传教士买回西医的器械和药品。

传教士帮合翻译了西医的书籍,作为报酬,换去了合手上的一枚雕刻精美的金戒指。

合开始了战争年月的中西医生涯。

得不到父亲的认可,合在街上租了一间房子,当他西洋玩意居多的中西医诊所开张时,吸引了很多人,够滑稽的是,候诊的病人都得先挂号,不像中医简单的排队就医。

合后来回忆说,那是不得已的事情,一小瓶麻药太贵,是六个人的量,牙科的病人只有凑足六人他才会开瓶,依次给病人打麻药、拔牙。

那时节,青霉素的剂量只是5万、8万,哪有如今动不动就是千万的剂量点滴注射。

父亲看到合的努力,还是把祖传的牙钳工具包给了合。

合的诊所名声开始传遍小县城,是谓合诊。

艺伎蹄攻进小县城的时候,合的诊所被日本人包围,幸好消息及时,合冒着鞭打藏起来那套祖传牙钳工具包,幸好,艺伎蹄有个军官牙齿疼痛,合用西医的牙科工具给艺伎蹄军官拔了牙,免了后顾。

那个艺伎蹄军官后来见了合就竖大拇指说,中国郎中,大大滴。

有一天,合仍旧在诊所里给病人治病,一对母女来到诊所,衣衫褴褛的希望合给年长的母亲拔牙。

那天,拔牙的病人刚好排满了六个人,那对母女就排在六人之外。

合很抱歉,让她们改天再来。

就在这当口,艺伎蹄来了,横冲直撞的在诊所里撒野,一众人等被日本人抓去做苦力。

艺伎蹄军官破例让合带着他的牙医装备去了苦力营。

一进艺伎蹄的苦力营,全部被换上日本人装米的袋子缝制而成的苦力服,来还见过合穿过那样的苦力服。

和合一起被抓进苦力营的工,没有走出苦力营。

因为是衣衫褴褛,因为做不了苦力活,因为是时间匆促,那对母女被合托付着在诊所临时看门。

当辫子军解放县城的时候,艺伎蹄军官也被击毙了,而合在苦力营也待了八个月零五天。

合回到他的诊所时,门紧紧的关闭着,给他临时看门的母女只剩下了一个,母亲因为牙疼再加上其他病症老去了。

那个女子名飘。

清朝遗老开始复辟,闹得轰轰烈烈。

合关了诊所回到家,无依无靠的飘就到了合的家里。

飘是满族人,识文断字,更烧得一手好菜肴。

兵荒马乱,是没有家的。合年老的时候对来如是说。

合的父亲是个很严肃的医者,一处大宅,侧门而开的诊所没有县城的那般招摇,因为医术的闻名,倒也衣食无忧。

飘就这样寄住在合的家里,她的勤快懂事很快就赢得了合家的喜欢。

那个年代,自小的娃娃亲是习俗。

合因为是长子,得祖传家学,故成亲稍晚,熟读家藏医书方得成婚是祖训之一。

后来,飘就做了合的小,偏房之意。

满清的遗老遗少们纷纷走上街头,彼此作躬作揖,为最后的夕阳而满怀希望。

成婚之后,飘才告知合,她的身世。

宫廷家常菜的二把厨,是飘的父亲。

因着兵荒马乱,家人逃乱多走了几步,就分散了。

而她背负着传了好几代的皇帝御赐金牌菜铲,一式十二把做工精细的菜铲,菜铲通身以鹿皮套包裹,作为父亲最疼爱的女儿,就给她背负着。

菜铲作用各异。

个头列小的三把菜铲仅作雕刻菜样之后,六把有镂空金珠作秀的菜铲是提取五味佐料之用,三把大小不一的平式菜铲才是炒菜之用。

飘将雕刻菜样的一把菜铲给了合,合将一把银光闪闪的牙钳给了飘。

合与飘成婚不久,偶尔的一天,满清的遗老翘着鞭子上门了,原来飘的父亲知道了女儿的下落,急急的寻上前来。

木已成舟,生米成熟饭。

世家牙钳,宫廷菜铲。开始了县城的传奇。

铲炒四方菜,钳拔八方牙。

如果满清遗老就那么乐呵着,一切或许是平静的生活。

袁世凯称帝,平静只为空谈之兴。

飘的父亲因为宫廷家常菜二当厨之故,被袁兵蜂拥而至,绑至北京,飘也未能身免,连同十一把菜铲和一把牙钳。

后来,就再没有飘的消息。

合因为将一把祖传的牙钳送了人,被罚不出房门、闭门读书思过五年。

时间辗转经年,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。

后来,有人将一把银光闪闪的牙钳送到了合家。

合的生活,就开始了寻找和期盼。

那把牙钳,合每天把玩着,有一天,竟然离家而去,踏上寻飘之路。

其间,有一次家人出外四处寻找,将合找回来了。尔后,合再次出门,不得所终。

后来,有人传话说在哪里哪里看到了合,家人频频去寻,却不得果。

在来的牙钳工具包里,那把菜铲永远都没有擦,还是那么的光芒闪闪。
1

评分人数

  • lethezou

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itle!: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!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

有点看不懂 还是支持

TOP

支持一下吧风软论坛,

TOP

世上的寂寞不是因为冷清,而是在热闹的人群里你却失去了热闹的理由。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