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区块链天游娱乐侯卫东官场笔记BT种子秋霞电影网/Bt种子
返回列表 发帖

[【原创】] 【十月征文 - 离殇】[FR评论社]——c小调 长干里 上

2007年11月08日 首发/独发于风软论坛.ID: Kathleen9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学校食堂的早餐新近添了一种包子,皮薄馅足,味美价廉,底部还附着一张隔热用的薄薄蓝纸,卖相好的简直不像批量生产的手笔。
初夏的早晨,我习惯每天去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自习,起得很早,知道来送包子的是一对夫妻,开一辆白色的小货车,卸完货就走,和谁都不多话。我听过好事的食堂大妈问老板,从哪里找来这么一对供货商,长得那样好看。老板只是笑笑,嘀咕了几句没有回答。
下一次再见到他们,我特意留心看了看,夫妻俩都是二十几岁的模样,穿一式的短袖上衣,牛仔长裤,乍看毫不起眼。但仔细一打量,他们确实是惊人的好看,身形标准,五官深刻,特别是那个女子,在清晨的太阳光下脂粉未施,却依然称得上明艳照人。
这么漂亮的一对人却是做包子的,我心里不由的有点感慨。
快期末考的一天,我又在食堂门口的斜坡上看到了那辆货车,他们比平时停的久了一点。绕过车子上到食堂的台阶,我才发现夫妻俩都站在车尾,正低声和另外一个人讲话。
那个人是——我有些惊讶,那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,短发,穿一身飘荡的连衣裙,隔壁音乐系的江教授。
江教授在学校很有名,听说是音乐系前院长于教授的闭门弟子,在国外拿了好几个钢琴大奖,人又年轻漂亮。她开的全校选修课音乐鉴赏,不用点名都堂堂座无虚席。
因为是出乎意料的组合,我慢下脚步多看了几眼,三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,很快江教授先道了声别。她走到食堂里头,我跟在她后面,门口传来货车的启动声。她蓦的停住脚步,却隔了十几秒才回头看,完全没有留意到身后有人。她的眼神看起来很悲伤,好像有什么很宝贵的东西不见了。那日她在窗口买了一个包子,坐在食堂里直到我离开都还没有吃完。

大四下学期,我去城里的晚报实习,跟一位姓钟的记者跑社会版。当时钟记者正在做一个旧城改建的专题,办公桌上摆满了旧照片,我刚来能上手的事情不多,其中之一就是帮她整理归类这些照片。
照片多是户外人物照,拍摄的质量一般,不知都是从哪里找来的。做专题就是这样,资料一大堆,最后真正用上的,可能不到百分之一。看了两三日照片,我突然被一张模糊的彩照吸引住了视线。彩照拍的是五个少年,三男两女,两个男孩正在玩闹得争抢一根连着龙头的喷水水管,两个女孩躲在第三个年纪略大的男孩后面看着他们笑,感觉掩不住的快乐青春扑面而来。
不知何时钟记者走到了我后面,发现我盯着这张照片,突然开口说道,左边那个女孩是吉主编,你看得出来?她家以前也住在这一片,这里很多照片都是她借出来的。
吉玖是晚报社会版的责任主编,我不常看见,只听说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女人,三十岁,上上下下的关系都打点得很好,前途无量。只是,钟记者有点不以为然的对我说,一个女人要这么厉害做什么,再下去就没人敢要她了。
钟记者不是八股封建,也懂得尊重女性,只是骨子里还是觉得女人做事也不需要太成功。他不知道,吸引我的并不是吉主编,而是照片中间抢水管的一个男孩和另一个躲避的女孩。
大多数漂亮的人,样貌十五六岁就会成形,再长下去不过是气质的变化。虽然事隔近一年,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,照片上的这两个少年就是曾出现在食堂送包子的男人和江教授。
他们果然是旧识,我暗自想,还是青梅竹马的那一种。比照吉主编的年龄,那男人至少也年近三十,可看起来真是年轻。一起送包子的那个漂亮女人应该是后来插进来的吧,两女一男的古老桥断。回忆起江教授悲伤的眼神,我也觉得有点心酸,难得他们还能如此和平的见面。不过那个男人三十岁了还在送包子,又移情别恋抛弃从小认识的女友,失去他也未必是件坏事。

再次见到那个送包子的男人,是在晚报最大的广告商,一间房地产公司的周年酒会上。那时我已经毕业四年,因为实习成绩优秀留在了晚报,是一个已能够独当一面的记者。吉玖还在负责社会版,但职位升到了晚报副主编,可能不久之后就要全面担负起行政工作,不再插手业务。
那个男人变了许多,穿着合身的三件套西装,熟练的和这个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人们谈笑。人群中他很醒目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身材也保养的很好。一个相熟的男记者跟我玩笑说,可惜不熟,不让真想去问问施展要怎么锻炼二头肌才能将西装穿出那种线条。
他叫施展,是举办酒会的房地产公司改组后的新股东之一。若不是相貌几乎没变,我根本无法将他和那个送包子的男人重叠起来。整场酒会他都是一个人,不见那个陪他一起送包子的女人。他们出了什么事?莫非他又抛弃了她寻了新欢,还是她不喜欢这类场合所以没有陪他来?
意外是在酒会就要结束时发生的。
很多客人都在往外走,施展和几个企业第二代看起来商量好了下一个去处,也笑着往门口走去。他们靠近酒店宴会厅大门的时候特别挤,我和同事也在人群中,大家的脚步都慢了一下。就在此时,一个低着头整理酒杯的侍应生突然发难,没有人有时间反应,只觉得眼前一花,施展就已经和行凶者一起倒在了地上。他们身下的地板有鲜血涌出,看不清是谁受了伤。
几秒钟的静默,站在两人身边的那几个企业第二代交换了一下眼色,一个冲出门去,一个在他身后关好门,其他三个蹲下身小心的将两人分开。受伤的是施展,腹部的伤口上还留着匕首刃,匕首已经全部刺进了他的身体里。刺伤他的侍应生是一个年轻人,眉清目秀,年纪不过二十出头。
一直站在门口送客的地产公司老板跟赶来的保安低语了几句,四处都是嗡嗡的议论声。客人们知道暂时走不了,不得不往回走再次散开,施展被几个人围着,没有再移动过。
大约过了五分钟,救护车来了。

我一共见过施展四次,前三次是偶然,第四次则是我主动。
酒会隔日,报社有重要的文件需要吉玖签字,她却好似人间蒸发般的谁都找不到。又等了两天,眼看社内有人提议报警,我鬼使神差的说给我几个小时我去找找看。
没人相信我找得到,但待了四年说话多少有点分量。离开报社之后我去了那间房地产公司,很容易就打听到施展住院的医院。至今我都想不通是哪里来的预感,但我确实在那里找到了失踪的吉主编。
病房外守着两个穿黑西装的大个子,我向他们说明来意后,他们中的一个轻轻拧开了门。病房内的气氛很沉重,施展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看起来虚弱却并不痛苦。平日里极为严肃的吉主编正倚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哭泣,照片上另一个抢水管的男孩。这一对成功了,我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无聊的念头。
不等我讲话,病房的门又开了。我转头,是几年未见的江教授。
接下来的一切变得很迅速。看见江教授,吉主编和那个男人什么都没说,只点点头就往门外走去,我也不得不跟上。关上门前我最后看了一眼,江教授正抬起施展的手,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脸侧。

TB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转载请注名出处作者及请勿删减,谢谢合作!
1

评分人数

  • lethezou

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itle!: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qzone!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weibo! 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!qqconnect:connect_viewthread_share_to_pengyou!

TOP

我容易么~~~想一个题目差点没有呆掉~~

再笑我就掐晕你某九`````

好爽~~~~

TOP

我容易么。。。我姑且认为你上面的纯表是为续写下占位。。。还好你思考到呆掉也没有呆到用呆呆建议的名字。。。不然我先挠死你。。。

TOP

怎么又有老衲的事啊?
学校的包子......当年拿包子砸人,被当成凶器,说是石头。现在想来庆幸,还好没用油条,不然就是标枪了

TOP

还好没用汤和饼 会被说成硫酸和铁饼

TOP

。。。包子。。。我前不久才分清包子和馒头的。。。原来包子和馒头不一样。。。

TOP

太好了~~果然不出我所料~~~老天你听到了我的祈祷~~~~

请愉快的水下去吧~~~ 这样我就不用很着急写下了

老衲的名字我准备下次用 哦哦哦哦哦哦耶~~~~招魂~~~~~~~~

TOP

丹丹  老衲是自称  你叫老衲  那不是和尚了?

TOP

后来呢? 还有很多悬念

TOP

看贴不回贴 都什么习惯呀?






















苏州哪里卖防辐射服

TOP

返回列表